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画家看《爱乐之城》能看到什么?

查看: 357| 评论: 0| 发布者: 留言 |来自: 凤凰艺术

放大 缩小
简介:▲电影《爱乐之城》剧照《爱乐之城》讲述了一个看似不完美的爱情故事,让多少人想起曾经陪伴你走过艰辛岁月的那个人,又有多少人感叹物是人非。但是艺术爱好者看到的不止是故事情节,还有绚丽的配色和完美的构图。在 ...

1

电影《爱乐之城》剧照

《爱乐之城》讲述了一个看似不完美的爱情故事,让多少人想起曾经陪伴你走过艰辛岁月的那个人,又有多少人感叹物是人非。但是艺术爱好者看到的不止是故事情节,还有绚丽的配色和完美的构图。

在一部电影中,配色与情节、对话、音乐一样都至关重要。但是,即使优秀的电影人也往往容易忽略颜色搭配。电影其实是一件艺术作品,出众的配色能够带动观众的情绪,推动故事情节发展,让观众产生共鸣。

在决定电影画面的配色时,色相环是一个重要的辅助工具。它是一个完整的光谱,可以帮助电影人找到合适的互补色。在《爱乐之城》的画面中,主要的颜色搭配都来自互补色和相似色模式。无论选取何种配色模式,这部电影都能让观众感受到颜色在影片中散发的魅力。

2

色相环

《爱乐之城》中的颜色搭配与众不同,让人想起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因为他们也选取类似的颜色作为创作艺术时的色调基础。

3

Glennray Tutor 

《爱乐之城》中有很多大胆的颜色让人耳目一新。其中,米娅和她的姐妹们各自身穿着红黄蓝绿的裙子,让人感到颜色的冲击力。这种配色给人第一印象是很多美国画家会选择的色调,其中Glennray Tutor的一幅作品就类似电影中这一画面的配色。

4

5

Glennray Tutor《Wind Me Up(Orange Fiesta)》,布面油画,30.48×60.96cm,1996年

Glennray Tutor以逼真写实的相片画风为主,描绘了很多怀旧的玩具、糖果和调味料等。他的作品让大众沉浸在鲜艳的色彩之中,这种传统配色体现了美国的怀旧风格,而精确的细节让人惊叹艺术家的绘画技巧。

6

Glennray Tutor《Trio (Music To Live By) 》,布面油画,71.1×76.2cm,2015年

7

Glennray Tutor《Tops Trio》,布面油画,58.4×88.9cm,2008年

Glennray Tutor接受采访时曾说:“在创作时,我用很多当代物品作为暗喻。在我的作品中,我探索各种视觉产生的不同效果,把那些诱惑我的想法谱成一曲管弦乐。这些想法来自很多人与人的沟通、情感关系、时间、童年及长大后的经历,还有量子物理学。”

8

Glennray Tutor《Seven Sauces》,布面油画,53.66×73.66cm,2007年

评论家Barry Hannah曾经这样评价Tutor的作品:“看到Glennray Tutor的作品时,你会惊讶他每个细节的精准度。一旦你被此吸引,你就会有机会因为他描绘的物品而陷入沉思。他描绘的这些对象虽然没有什么与众不同,但是你可以从这些平常的物品中找到深刻的本质,这些本质就存在于我们的天性之中。”

9

Glennray Tutor《Delicacies》,布面油画,60.04×91.44cm,2010年

辛迪·雪曼

在《爱乐之城》中,米娅和塞巴两人在山上有一段双人舞,米娅身穿的黄色裙子点亮了这部歌舞剧。裙子虽然没有过多的花色,只是简单的样式,却让洛杉矶的夜景增加了一抹绚丽的色彩。因为强烈的颜色搭配,两个人在这一桥段的歌舞让人记忆深刻。

10

这种互补色的颜色搭配和相对高饱和度的色调让人想起摄影师辛迪·雪曼的作品。雪曼擅长在一系列作品中以自己为主角,化上如明星般的妆,并设计如戏剧般的场景和服装。某些时候更刻意女扮男装,企图颠覆已有的女性或男性印象。

11

辛迪·雪曼《无题》,214.3×152.4cm,2008年

在2003年到2004年期间,雪曼创作了一系列关于小丑的作品,利用数码摄影,创造强烈的色彩背景和众多的人物。从这些作品中,能够看出来雪曼对颜色的敏感度,即便是很难运用的互补色,她还是能找到合适的色调来充分地表现小丑的内在。

12

辛迪·雪曼在小丑系列中全部亲自出演,她遵循的一个原则是:从不真正暴露自己的身体,以巧妙的方式避免“色情”舆论的攻击。

13

她自己扮演小丑形象,用五彩斑斓的梦幻画面表达滑稽小丑内心世界的悲伤。雪曼曾经说:“我只是碰巧成为我的模特,我想要表现的是任何一个人。”

14

爱德华·霍普 

米娅和塞巴在夜晚降临后进入了格里菲斯天文台,这一幕淡淡的绿色调加上塞巴身上的一丝土黄色,让整个画面产生一种冷漠的感觉。这种冷淡的绿色和黄色搭配,不禁让人想起爱德华·霍普的作品。

15

爱德华·霍普的作品细腻地表达出人物的内心情感,画作大多描绘的是一些乡村和城市题材的内容。娴熟的技巧和高超的颜色选择,能够将作品的灵魂淋漓尽致地表现出来。

16

爱德华·霍普《Chair Car》,布面油画,101.6×127cm,1965年

他描绘了当时寂寥的美国生活,展现出独特犀利的观察视角。正如他最著名的一幅作品《夜莺》,表达了一个毫无时间感、没有叙述性的场景,超越了特定的时间地点。画中的四个人物似乎没有交流,而他们处于的空间也没有任何出入口。霍普将这四个人关进一个独立的世界,这些都给人一种冷漠的感觉,这幅作品成为美国艺术的代表作之一。

17

爱德华·霍普《夜莺》,布面油画,152.4×84.1cm,1942年

18

爱德华·霍普《纽约办公室》,布面油画,139.7×101.6cm,1962年

霍普偏爱描绘住宅和街景的场景,着力表现光影下的色彩及情绪变化,善于利用光线明暗的对比。在空无一人的空间中,他塑造出一个个孤独的人物,暗示现代人生活的冷漠感和疏远的距离。

19

爱德华·霍普《酒店窗户》

詹姆斯·特瑞尔 

塞巴为了给米娅一个惊喜,准备了晚餐,没想到米娅竟然提早回家。家中的色调是像薄荷的冷绿色,给人一种冰冷的感觉,也预示着两人即将发生的一场争吵。绿色的光影照在窗帘上,一种强烈的空间感让人想到詹姆斯·特瑞尔的光影作品。因为沉浸艺术,他让大家感受到光影的魅力。

20

詹姆斯·特瑞尔利用灯光在空间中能够产生一种不同寻常的视觉冲击力,让置身在其作品中的观看者会因变化的颜色而产生错觉。

21

詹姆斯·特瑞尔《Skyspace》

詹姆斯·特瑞尔作品的奇妙之处在于:他仅仅靠着光线颜色和角度的变换,利用人类对光源、色彩感知的敏感性,营造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他的作品通常利用封闭空间将观者包围起来,以控制观者接收光线的程度。以作品“Skyspace”为例,就是一个足够容纳15人的空间,观者坐在边缘的长凳上,观看空间中唯一的天窗。

22

詹姆斯·特瑞尔《Skyspace》

特瑞尔的每一件“Skyspace”作品都是根据特定的场地创作,在每一件作品中,特瑞尔对色彩的诠释同时还取决于观众的视角。

23

扬·凡·艾克

塞巴邀请米娅看电影时,米娅身着一席绿色裙子和电影院红色的椅子正好形成颜色对比。虽然这是一组强烈的互补色,但是却没有一种冲突的视觉效果,反而让观者感到两人感情的升温。这不禁让人想起一张用同样互补色,以描绘夫妇而著名的画作—-《阿尔诺芬尼夫妇像》。

24

扬·凡·艾克在这幅画上采用了一种新的画法,使画面的红绿色能保持经久鲜润。画中的主人翁是阿尔诺芬尼和他的新婚妻子。阿尔诺芬尼举着右手,好似在宣誓。他的妻子则虔诚地微低着头,伸出右手表示永作丈夫的忠实伴侣。画家对环境一一进行刻画,抓住了房间中的所有细节。 

25

扬·凡·艾克《阿尔诺芬尼夫妇像》,1434年

在背景中央的墙壁上,有一面富有装饰性的凸镜。它是全画最值得观者注意的细节;从这面小圆镜里,不仅看得见这对新婚者的背影,还能看见站在他们对面的另一个人,即画家本人,这证明了画家在运用所谓光线反射方面的原理。小镜框的四周镶刻着十幅耶稣受难图,图像细小得几乎看不清了。 

26

《阿尔诺芬尼夫妇像》细节

在阿尔诺芬尼的肖像画中,扬·凡·艾克也利用了红绿的互补色来描绘这个彬彬有礼的人物。独特的绘画风格和细致入微的观察,使得扬·凡·艾克成为早期尼德兰画派的创始人之一,并且成为北方文艺复兴最显著的代表人物之一。

27

扬·凡·艾克善于使用红绿色勾画夫妇之间的细微情感,让作品的颜色不但没有强烈的冲突,还让整幅作品流露出两人对彼此的爱意。

《爱乐之城》的颜色搭配让观众感受到色彩在电影中的重要性,同时也随着色调的变化和剧情的发展,让观众意识到电影的画面不仅串连了故事情节,还使人对主人公们的情感感同身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