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图注半秋四季——洛南石门写生记

查看: 198| 评论: 0| 发布者: 何慧斌

放大 缩小
简介:  文 /何慧斌   出发走的匆忙,系里临时通知由我带队,带领56名同学赴华阳写生基地——洛南石门镇写生考察。镇在商洛东北华阴之南,秦岭嶂其北,蟒岭绕其南,镇上的街道沿河而建,省道穿镇而过,因镇北直通华阴 ...

  文 /何慧斌

  出发走的匆忙,系里临时通知由我带队,带领56名同学赴华阳写生基地——洛南石门镇写生考察。镇在商洛东北华阴之南,秦岭嶂其北,蟒岭绕其南,镇上的街道沿河而建,省道穿镇而过,因镇北直通华阴方向有石门而得名。缘街边庙沟小溪上行数百米就到了写生基地。

  在写生基地,与花鸟画家昌锭张雷,油画家张炳林、薛超,策展人晁永瑜老师巧遇,我与昌锭同居一室,他祖籍石门镇,生于斯长于斯,对于家乡和童年趣事,常卧谈至深夜而意犹未尽!炳林与薛超两位青年画家,将写意精神融通到油画创作中并孜孜履践,阔笔挥毫,画刀猛"砍",观者看了都心生快爽。晁永瑜老师多年前就相识,谈起当代格局和艺术现象时敏感睿智,中气十足,笑声爽朗能传数里有余。几位都是旧友故知,小楼上痛饮原浆酒,东山旁冒雨捡奇石,他乡偶遇,如沐春风!写生基地负责人画家陈涛先生,2014年秋季因缘受邀参加“仰望商山 墨韵华阳——华阳写生系列活动”而相识。苦心经营写生基地四年有余,规模逐年扩大,每年来此写生的画家,老师和学生数量几何倍数般急增。陈老师的笔下的村野山舍,田畴炊烟,犬吠鸡鸣,是他对故乡美景的歌颂和田园生活的欢唱。山路坑坑洼洼,一日中午写生归来的路上,见一脱了毛的野狗,吓得脚下打滑,崴了一脚,瞬间变成了跛子,刚崴脚的一两天疼的厉害不能踩地,因为每天要和同学们一起集合出发,陈涛老师每天开车将我送到写生的地方,到点了又来接我,整个写生期间嘘寒问暖,如夏阳般热情!

  山里的时令变化很守规矩,霜降一过,半山间秋色斑斓,田地里冷峻空旷,村舍旁的野草树木,枝叶早已泛黄,水潭边苇花随风摇扬,团簇的野菊花恣肆盛放。小径上枯叶一地,捂住了秋凉。石门地势奇特,能入画的景致很多,老宅古树,寒烟板桥,红土坡梁,烟杆菜畦,能篆籀勾勒也可铺毫淡染,移步易景,满目皆画。撷几朵野菊,茶杯里冲泡,不为去火,只为尽绽清秋芬芳,偷偷拔一根萝卜,捋叶去泥剥皮,入口甜脆,可消积滞清热瘦肠。村里流动摊贩的大喇叭,大声叫卖着来自鄂尔多斯的羊毛裤,提醒着忘穿秋裤的你: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没穿秋裤遇寒流!深秋来的彻底,来的绵长!

  人在舒心快乐的时候,总是感觉时间过得飞快。两周写生,与同学们在专业方面教学相长,发现了很多刻苦认真又有才气的好苗子,也有细心负责的班干部:通知评画、集合、点名、组织乘车!少不了他们的身影!晚秋苦雨,月末周五回程出发时,细雨霏霏。车过秦岭时,窗外已经是雪花簌簌,漫踪山野,蝶舞飞扬一片白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