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惦念月沼的那一汪碧水

查看: 249| 评论: 0| 发布者: 何慧斌

放大 缩小
简介: 文/何慧斌   村子镶嵌在雷岗山下、邕溪水旁的风水绝佳处。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   明人王君荣在《阳宅十书·论宅外形第一》中道“凡宅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污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 ...

    文/何慧斌

  村子镶嵌在雷岗山下、邕溪水旁的风水绝佳处。山得水而活,水得山而媚。

  明人王君荣在《阳宅十书·论宅外形第一》中道“凡宅左有流水谓之青龙,右有长道谓之白虎,前有污池谓之朱雀,后有丘陵谓之元(玄)武,为最贵地。”

  俯瞰宏村可一目了然:西傍徽港支流邕溪,东临公路长道穿行,南面一泓碧水南湖,北倚黄山余脉雷岗。

  漫游村中,粉壁黛瓦、板桥人家浸透了幽幽古风,让你瞬间洗净铅华,甚至会期待能在雨天遇到一个像阿菊一样撑着油布伞款款走来的女娃。

  相传,元代中叶,宏村汪氏74世祖汪玄卿,中年归隐故里。某日与友人信步雷岗,同行老者俯察宏村地貌,对其建言:村之正中有天然一窟,冬夏泉涌不竭,水不绝源,表里晶莹,可以洗心;村中之甘泉乃雨露之精,其性柔,如扩为池塘,蓄内阳之水,镇丙丁之火,则阴阳和合万物兴旺。汪玄卿认为其所言颇有道理,于是记入族谱传之后人。到了明初,汪玄卿嫡孙汪思齐辞官返乡,偶阅族谱,见祖父有“开拓村中天然一窟”之遗言,于是三请徽州风水师何可达实地堪查。遍阅山川,详审脉络,制订扩大宏村基址,以村中窟泉为中心的村落蓝图.并授笔立记:“以西溪以凿圳绕村屋,其长川九曲,流经十湾,坎水横注,丙地午曜前吐宦,自西自东,水涤肺腑,共夸锦锈蹁跹,乃左乃右,峰倒池塘,定主甲科延绵,万亿子孙,千家火烟,于兹肯构。”因此,月沼其实是人工依泉开挖的一方半月形池塘,进而将西溪之水通过凿甽修渠引之各家门前,汇归月沼又东流南转,汩汩细流湍入南湖。这才有了清人胡成俊笔下:“何事就此卜邻居,花月南湖画不及。浣汲未妨溪路远,家家门前有清泉”的诗意画境。

  月沼是溪与泉的交汇,也是整个村子的中心。你可以上画桥越南湖,循水流穿深巷,不知不觉中就会融入月沼的怀里。月沼形如半轮明月,盖取“花未开,月未满”之意。徽商自古多儒生的同时徽商自古也多别离,“前世不修,生在徽州,十三四岁,往外一丢”这句有名的民谣,是徽州人的真实写照,村中每家老宅的厅堂里,都会摆放两张半圆的桌子,只有等外出经商的男人回来了,半圆桌才得以团圆,有些桌子,如同主人的命运,一生不得团聚,她就只能一辈子守着苦涩的忠贞。

  沼如月,念如月,月沼不光潋滟着徽州女人的温婉与思恋,也蓄涵着古老岁月的优雅与古典,有了月沼,村子才显得恬静与端庄。踱步塘边,水平如镜若心如止水。水面映着云朵晴空、峰头如黛,也映着粉墙瓦屋、青门石坊;水中大鱼无数皆悠然自得,偶有村妇浣衣洗碗,你不会想到水质是否会被污染,只会被眼前的画卷所感染。虽然游人如织,你却静地阅流光,时间倏地凝固了,没有了烦乱与吵杂,甚至感到静得害怕。望峰息心,循水忘反,绕一池碧水,流华净肌骨,疏瀹涤心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