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其实你不知道我有多爽

查看: 324| 评论: 0| 发布者: 何慧斌

放大 缩小
简介:文 ∕何慧斌   这几年国庆写生成了我们常备科目。一则久在樊笼复返自然,有一段相对完整的时间能安闲得自在;二则秋风过耳、天朗气清,若不出游,愧对自然造化;三则邀三五挚友同行,饱游饫看,如对秋月。   此行 ...

       文 ∕何慧斌

  这几年国庆写生成了我们常备科目。一则久在樊笼复返自然,有一段相对完整的时间能安闲得自在;二则秋风过耳、天朗气清,若不出游,愧对自然造化;三则邀三五挚友同行,饱游饫看,如对秋月。

  此行我们选择了王顺山,山在蓝田蓝桥乡,因王顺其人曾在此山隐居,拜仙羽化成道而得名。去西安约50公里,出长安,上绕城,穿将军岭隧道,过湘子洞,耗时一个多小时,就到了山脚之下。寻农家而宿,水声侧伴眠。

  明代关学大家刘玑这样形容王顺山:“天下名山此独奇,望中风景画中诗”。山脚之下的农田茅茨,正值秋收时节,田地里的颜色变得丰富起来:聚散有致的村舍,已经耕过地的土红色,未拔的豆苗的金黄与远处山峦的苍绿,交织在一起,是一幅天然的水墨画。我们对景写生,在山脚下坐在田地里,体悟着“鸡鸭成群晚不收,桑麻长过屋山头”的怡然自得;登山途中,沟谷幽深,邃寂闲清,瀑布飞悬,清潭点点;古松枯藤,林木葱蔚,红叶斑斓;观景台上云海蒸腾,气象万千,刃峰、孔雀梁、独秀峰奇峰耸立。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坐定展纸落墨。

  观景台海拔不足2000米,但冷的出奇,忽然飘来黑云一团,在10月初竟然飘起了霰雪。简装出行的我,突然发现有一种冷叫忘穿秋裤。寒风中瑟瑟发抖,怎奈云烟缥缈,美景如幻,心生欢喜,挥毫如雨。偶有游客对天气叫苦不迭,过来围观,临走时自言自语做画家不易,每每听到这句话,我内心想说“其实你不知道我有多爽”。美国美学家乔治.桑塔亚那 (George Santyanna)将快感分为“生理或肉体的快乐”与“审美的快乐”两种。生理快感具有肉体意义上的快适,而审美快感既融入了生理快感的因素,很大程度上体现出心理上的审美愉悦;我们的感官不仅能够感知艺术,而且能够创造艺术,从艺术中得到精神的快感与愉悦满足。生理快适与审美愉悦有时相互生发具有同一性,有时则背道而驰,虽切肤刺股却心花怒放。

上一篇:惦念月沼的那一汪碧水 下一篇:淡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