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淡去

查看: 167| 评论: 0| 发布者: 杨季

放大 缩小
简介:  “拂面东风,虽然料峭终寒轻,带花折枊心情,怎捱得,元宵放灯。不是东园,有些残雪,先去踏青。”   宋代吴踞这首短词勾起我阵阵的萧濛的心绪。   顺着窗外看去,湖面的冰已消融,树木依然茫然透着不易觉察 ...

   “拂面东风,虽然料峭终寒轻,带花折枊心情,怎捱得,元宵放灯。不是东园,有些残雪,先去踏青。”

  宋代吴踞这首短词勾起我阵阵的萧濛的心绪。

  顺着窗外看去,湖面的冰已消融,树木依然茫然透着不易觉察的生气,“杨柳依依,蒹蕸凄凄”。长长冬日带来的那种飘渺,弥漫在内心,引起不断的遐想。

  也许是以往那绚丽的场面太过撩人,以至此时的我久久徘徊在那宜人的阳光里。顺手拿过一张四尺纸,毫无把握的开始勾勾画画,那种莫明的诱惑时时的煎熬着我的经验,剩下的就只有了邂逅的感叹。

  当画面已是水墨淋漓,时间已过去了几个小时。朋友见到这幅画,赞誉着笔墨灵动和用线的帅气。

  其实我并没有在意这线条和笔墨,虽然画面充满了飞舞的笔墨和率性的线条,我并不是为“灵动笔墨和帅气线条而做画”。我更注重画中我拼命去营造的那种“人向乱荷中去,花气杂风凉,满般香。”“醉里卧花心,拥红衾。”悠然意境。

  我曾写过这样一句话:“画到浓处,只问来处,不问出处”。是想说,当把阅历渗融在感觉里,把能力透化在表现里,一切均在不刻意、不经意,一切又都在刻意和经意之中。

  阅历而不世故,素朴而不幼稚,感性中不断的淡去理性,这就是我想说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