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郗海飞:朴实谦恭地与自然对话

查看: 311| 评论: 0| 发布者: 安梦Clover |来自: 写生啦

放大 缩小
简介:艺术家郗海飞从1979年秋天承德写生开始,记得是大二,那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梁栋先生带我们班去承德画水彩写生月余,至今已三十多年了。期间也画了不少写生,回头看来,竟然画的几乎全是风景,这多少证明了我对画风景的 ...

艺术家郗海飞


从1979年秋天承德写生开始,记得是大二,那是中央美术学院的梁栋先生带我们班去承德画水彩写生月余,至今已三十多年了。期间也画了不少写生,回头看来,竟然画的几乎全是风景,这多少证明了我对画风景的顽固兴趣。


小时候学画时,在海边画风景。后来走到哪里便画到哪里。后来中学毕业进工厂画瓷壶,73年上中专学国画,也是第一次跟高潮老师画水彩,兼学陶瓷彩绘。毕业后又搞装潢和印刷,就是如今所说的视觉传达。上大学本科跟郑可先生、何燕明先生等学做雕塑。读硕士跟袁运甫先生学壁画……


《海边》郗海飞 油画 150x90cm 2016


逐渐长大了,干的杂事更多了,如同万金油。壁画、设计、工厂、现场、甲方、乙方的,忙的晕头转向,美其名曰:综合艺术。但唯有看风景、画风景方可使我安静,且无须看任何人的脸色,算是于忙碌中还有一梦可做。


的确,风景因为好看,才有人画下来。一来自我慰籍与满足,其次与他人分享。展子虔,范宽,李唐,黄宾虹,傅抱石诸多先人是为范本;透纳,庚斯博罗,巴比松、印象派群体亦为榜样。相互渗透、糅杂的久了,就生成了各类视觉样式。


自然的风景,像缅因州的风景,用我一位朋友的话来说,有种“很异样的凝重感”——翻翻书看看,怀斯也是这样感觉的,他曾说过,那里像是月球……,他画的很准。西雅图的内海湖泊,每年春季照例发着水冲走房子,但仍让你看得发呆。瑞士人谨慎、静谧,像造表一样地守着、建着阿尔卑斯山,引得世界痴醉神往。而挪威的峡湾及冻土带的景观,依我看,夸张点说,值得死在那儿。


《暮归》 郗海飞  60x80cm 布面油画 2017


我们确是有植物的,有城市的,但好像没有风景。有了城市,有了植物,又有了人,原来的风景即彻底被毁。


十七世纪的荷兰人用24块美金买下了曼哈顿岛,建起了突兀骇人的城市风景,今天我们也要有,是追纽约的样式,但现在看来距离仍很远,且不说是否值得去追。全国各地拆城、建城,于是,该留的没留下,新造的也令人难以品尝。


丹青说过一句,费城只有植物,没有乡村和自然。我去过两次,看那城市是很老、很大,极开阔,像华盛顿,马德里,柏林。它们看上去很好看,就像老挂历。那老街景挺好看,但少有人画。德国的基佛尔亦怀疑这类城市风景的价值,并把这怀疑和迷茫画到画里。而在纽约的王玉琦,回国看了云南腾冲洪荒的原始风景后和我说,为什么没人画?


《绿氲》 郗海飞 布面油彩 120x80cm 2015


我不知道。也许认为那景色太俗吧。但我心里真的很喜欢,看着那老城和老乡村的风景,我问过画画的和不画画的,私下里几乎都说喜欢。我偏爱风景。愿看,也愿画大天大地的那种,对乡村风景尤其偏爱。这可能与儿时生活在广阔的海边有关。十几岁初学画时便被老师带着,早上一张日出,晚上一张日落地画过去,以至于留了不灭的记忆,发展成了兴趣。后来长大了,干的事太杂,虽远离了画风景,但每每出游,仍然极顽固地搜罗、品尝种种风景。


今天的人画风景,有批判的,有质疑的,有赞赏的,亦有想象的,多有面貌,但我始终以为,朴实谦恭地与自然对话是必须的,尽管我们的风景和自然总是令人失望居多。


《雨后 》 郗海飞  60x80cm 布面油画 2017


生态是整体的,自然中的水汽足,少污染,风调雨顺,生态的多样性就好,人在其中就会变得勤劳并出于本能地精心维护。于是看上去到处洁净,精致,人心健康而善良,生活富足而平和。北方的洪荒壮丽,南方的精致敏感皆由此而生。这份长久的精致和由此生出的风景,既养眼又养心,于是画从心发,艺术便成为这生态链完整和健康的最后一端。苏州、四川等地至今仍保持此像,令人艳羡。


但人心若污染了,即会蔓延到生活的种种方面。人心乱了,里外都失了分寸,人也随即变懒。看上去风景不好的地方,人的生活也一定不会好,风景也一定是脏脏的,乱乱的,并任由这脏乱持续,浸淫心灵,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以至于一败涂地、不可收拾。即便弥补,也是敷衍。林木没有比例、尺度,色彩没有层次,树种没有筛选,简单地弄绿了,以为是绿化,完全没有智慧和灵魂,没有人的精心劳作。今天看到的无序、脏乱和污染,都因这份懒散、敷衍、自私和短视。也因了这份脏乱和懒惰和敷衍,便料定不会产生善意的想象力,不会产生美妙的歌词和诗句,更不会产生漂亮的图画。看看历史就十分清楚了。


《安岳的油菜花》 120x80cm 油画 2014年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