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和身体较劲的特纳奖获得者 英国当代雕塑大师安东尼·葛姆雷

查看: 106| 评论: 0| 发布者: 安梦Clover |来自: 南棠综合

放大 缩小
简介:我的艺术一直在探索身体的可能性,在我眼中,身体不是作为一個物体,而是作为一个处所而存在。(安东尼·葛姆雷)安东尼·葛姆雷 2017年9月9日至2017年11月26日,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在中国的重要个展 ...
我的艺术一直在探索身体的可能性,在我眼中,身体不是作为一個物体,而是作为一个处所而存在。(安东尼·葛姆雷)


\

\

安东尼·葛姆雷


2017年9月9日至2017年11月26日,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在中国的重要个展《静止中移动》即将在上海龙美术馆(西岸馆)举办。对于中国观众来说安东尼·葛姆雷的作品并不陌生,去年3月19日,《屯蒙》安东尼•葛姆雷个展就曾在常青画廊北京空间展出,《屯蒙》也是其在常青画廊北京空间的第二次个展。中国观众对他的关注更多地始于2003年3月至2004年1月由英国文化协会(British Council)主办,葛姆雷主导并与中国民众一起合作的大型雕塑巡回展《土地》(Asian Field)。

 

\

\
作品《土地》


安东尼·葛姆雷1950年出生于伦敦,是英国当代著名雕塑大师,曾于1994年获得英国极具分量的特纳奖(Turner Prize)和1999年的英国伦敦南岸视觉艺术奖(South Bank Prize for Visual Art)。他因创作英国著名公共雕塑《北方天使》(Angel of the North)而扬名国际,《北方天使》这一作品高达20米、翅膀宽50米,融合了古典天使与现代机械意象,成为北英格兰的地标作品;另外,自1989年起,葛姆雷开始进行一项与世界各地人民、土地接触的长期计划《土地》,为了完成此计划,他与团队造访了世界诸多国家,从北欧、巴西雨林到中国等地寻找适宜制作雕塑的泥土,并与当地居民一同手工制作数量惊人的泥人,而每次的《土地》作品展出,上达数10万的泥人占据整个展间,总能造成强大的视觉震撼感,而观众也多能从这些各有不同样貌的泥塑作品中,感受到人与土地的连接。


“从某种意义来说,《土地》是一项全球性项目,她是由地球上某一特定地区年龄各异的当地人民制造出来的。她由土制成、以火生成,其情感来自触摸,其思想来自观赏。”(安东尼·葛姆雷)


\
作品《北方天使》


\

\
作品《视界》


葛姆雷的创作多以人类身体为其创作主题,而其最为知名的人体雕塑作品便是2007年的《视界》(Event Horizon),31尊以葛姆雷自己身体原型铸成的铁像,有些立在街道上漠然地看着行色匆匆的都市人,有些则是倾斜站在屋顶上,仿佛下一秒就会坠落地面般,让人看了胆颤心惊,直觉反应是赶快拿起电话报警;葛姆雷透过这些颇具争议性,分布在城市街道、屋顶的赤裸等身人体雕像,向冷漠匆忙的都市人提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而除了都市外,葛姆雷也尝试过将人像雕塑置于海边、沙漠等自然环境中,用以探究人与空间的关系。


\
安东尼拿着小泥人,旁边是”POLEN”木箱


\
UPRIGHT TREE 1978 


经历过60年代欧洲反叛运动的葛姆雷,年轻时便受到感染,一心实施自己的想法,而后在印度游历了三年,那里安静冥想的生活方式让他更加醉心于内心的感觉,最终选择成为一名雕塑家。

 

\
FIGURE 1973


\
GLASS POOL 1978


\
FRUITS OF THE EARTH 1978 - 79


\
LAST TREE 1979 


葛姆雷不想继续罗丹的艺术语言,而是直接挑战古典雕塑的确定性,并且格外强调观者的主体地位。古典雕塑的对象总是政治英雄、宗教领袖或理想化的人体,他们稳定、有序,享有特权,而葛姆雷则力捧观众,他邀请你重新考虑你在时间和空间中的位置,并让你的经验与作品互相作用,不迎合规则,而是质疑我们的生存环境。


\
安东尼·葛姆雷


“我对身体的回归是尝试找到某种世界性,不是在艺术的内在世界里分析,而是在生命的、宇宙的世界中寻找。身体不再是叙事、解释、宣传或表述历史的工具,而是经验。” (安东尼·葛姆雷)


\

\
葛姆雷作品


\
作品《根茎》 1998


葛姆雷复制了四尊自己的雕塑,把它们分别挤在房间的四个角落,姿势别扭。这样一来,雕塑本身是工业生产的结果,并不特殊,而雕塑的位置也并非居于焦点,因此,他成功地取消了“特殊位置上特殊物体的特权”,观者成为空间中最主要的人。你站着房间里,空间会和你疏离,甚至旋转,传统雕塑艺术中最核心的概念——稳定也便不复存在。葛姆雷说:“地球自转、公转,宇宙中的每一个物体本身就是转动的。”

 

\

\

\

\

\
葛姆雷作品


当他把雕塑散布在宽阔场所上时,观众也是主体,他说:“是你们携带着上一件雕塑的记忆,走到下一件那里去,是你们把男人带到女人面前,把女人带到小孩面前。”而观众在沙滩等敏感地表上留下车印、足迹时,也自然地成为了作品的一部分。


葛姆雷以探索人体与空间关系的雕塑作品提升了人性的内在潜力。他认为,世界上并不真正存在完全是人类创造的美丽事物,无论是头发、脸庞还是其他之类,这些都是虚幻的表相,而真正的内核是什么?是我们去观看的时候,作为观者投射给作品的理解。


\

\
葛姆雷作品

 
这个意义是观者赋予的意义,也就是葛姆雷想要强调的,作为观者在艺术创作中占有的力量法则,所谓观者也是一半创造者。在这个理念下,展览延续着葛姆雷基于“人”和“人之外部”的关系实验,观看者也跟随着其作品不断去探索着“空”与“间”的关系。城市的概念也从未消逝在画廊之内。身体与城市,身体与画廊,就像两个不断伸缩的舞台,移步换景,时空交错。

 

\

\

\

\
葛姆雷作品


其实,在葛姆雷的作品里,雕塑只是一小部分看得见的地面建筑,弥漫在其间的气氛与思考、与社会反应互动频繁的行为,才是雕塑之下庞大的根系。而这种扎实、理性、数据化的特征也正是安东尼•葛姆雷区别于他人之处。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