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摄影有“病”

查看: 151| 评论: 0| 发布者: 安梦Clover |来自: 浮图网

放大 缩小
简介:"摄影对于疾病本身及其治疗预防的表达和处理能力,在传统纪实摄影中力量式微,在当代艺术的执行中重焕活力。摄影可以让视觉震惊成为社会进步的工具,也可以变成一种影像侵犯。"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

"摄影对于疾病本身及其治疗预防的表达和处理能力,在传统纪实摄影中力量式微,在当代艺术的执行中重焕活力。摄影可以让视觉震惊成为社会进步的工具,也可以变成一种影像侵犯。"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1933-2004)的知名著作有《论摄影》,还有《疾病的隐喻》,可以设想,摄影和疾病之间存在怎样的关系,似乎是视觉震惊和社会偏见之间的纠葛。尤金•史密斯(W.Eugene Smith,1918-1978)的《水俣病》是这种纠葛的最好注释者,这家伙跑到日本水俣市,去拍摄那些因工业废水排放海里而导致食用海产品致残、死亡的婴儿和成人,尤金•史密斯的黑镜头成为日本反“四公害”运动的影响标签之一,视觉上的震惊转化为环保民主运动。

《论摄影》|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著

《疾病的隐喻》| 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 著

摄影作为一个视觉构建媒介,对能够彰显与健康体态或情绪的差异性的疾病具有较强视觉冲击力的记录效果,它既可以让视觉震惊成为社会进步的工具,也可以变成一种影像侵犯。

比如很多摄影师去拍精神病患者、麻风病人、性病中的JN,无论他们拍出来的状态是什么,他们的方式都不是让人很喜欢,很自然。因为被摄的人没有力气去约束镜头,丧失了干预力,这让摄影师觉得很爽。

我在美术学院摄影系读本科的时候,也东施效颦过,跑到康宁医院准备尽兴拍摄一番。尽管我获得了护士的许可,有一些患者用傻笑来对待我的拍摄,但我怀疑有一些明白人躲在康宁医院里面,他们挥舞着拳头表示愤怒。我非常不走运,这不是一个纯粹的康宁医院,我的镜头被干预了,我只好灰溜溜地跑掉了,而且还内疚了半天。

这可能是我最早遭遇摄影和疾病的思考体验,我有的时候会问自己,摄影到底是增加痛苦呢还是减少痛苦?

就算是尤金•史密斯,他的相片如果出现在抗议队伍父亲们的标语牌上面,也许是正面的。但如果出现因水俣病丧失女儿的母亲视线里,它只能在这个阳光昏暗的枯坐的下午变成母亲凝固的记忆。

《水俣病》系列 | 尤金•史密斯(W.Eugene Smith)

《水俣病》系列 | 尤金•史密斯(W.Eugene Smith) 

于是,一个念头浮出来了,我想——摄影可以疗伤吗? 

乳腺癌患者 | 重生影像

乳腺癌患者 | 重生影像

乳腺癌患者 | 重生影像

另外一个有趣的案例是日本当代艺术家折元立身(Tatsumi Orimoto,1946- ),他做了一个叫“艺术妈妈/art mama”系列作品。折元立身的母亲在他年幼时就支持他学习艺术,并一直坚持工作到75岁来为他提供资助。后来母亲得了阿兹海默症无人照顾,折元立身从海外回到日本照顾母亲的医疗起居。(科普:阿兹海默症是一种持续性神经功能障碍,病因不明,也无有效的治疗方法,病情严重的患者会严重健忘,无法自理生活和进行正常的情感交流,行为能力逐步跌到婴儿的状态。) 

妈妈和折元立身 

这个系列中有一个叫“轮胎交流”的摄影作品:他的妈妈和邻居一些老人每人脖子上套了一个废旧轮胎。这挺伤感的,废旧轮胎是垃圾,但又不是普通的垃圾,它不能直接放到垃圾桶里面,它有专门的回收站,孩子也许是她们的回收站,也许不是,会丢弃她们。孩子们使用了一辈子的轮胎,走完了自己最重要的人生历程,在中年的时候会问自己:这些老轮胎我们该怎么处理?

Art mama | 系列作品 

妈妈、邻居和轮胎(1998) | 折元立身 摄

面包人

在大盒子中(1998) | 折元立身 摄

妈妈头上很重的卡通报纸(1998) | 折元立身 摄

从10月3日到29日,我和妈妈的合照(1998) | 折元立身 摄

妈妈头上的大海绵 (1998) | 折元立身 摄 

摄影和疾病的思考并不仅仅只有震惊、伤感、偏见、治疗等等,我的朋友,美国女摄影家劳丽•图麦尔(Laurie Tümer,1951- )做出了很特别的尝试。她是一个过敏体质患者,源于摄影家本人使用杀虫剂严重过敏。如果按照一般套路,图麦尔会拍自己的“伤痕”,或者是别人的“伤痕”,比如找一些帕金森症患者,帕金森症发病与杀虫剂是高度相关的。大家不都是这么干的吗?

图麦尔想,我干嘛老是去拍杀虫剂的受害体,而不是直接对准杀虫剂呢?这有点像中国古老的禅机,幡动的姿态是为了显示风动。图麦尔会说,我直接去捕捉风!科学的手段,艺术的姿态!

图麦尔借鉴了一个专门研究农业杀虫剂残留危害问题的科学家的研究方法,将荧光粉作为杀虫剂的模拟替代品喷洒在日常生活环境中,在全黑环境中以紫外线灯照明拍摄,记录蓝光下发光的荧光粉图像,以提醒观众杀虫剂的残留危害问题。图麦尔设计了一个巧妙的展示方式来表现杀虫剂的存在,对经荧光粉处理过的物品或场景进行两次拍摄,一次是自然光下,一次是紫外光下,然后使用立体影像的技术将两张 照片合成一起,观者稍微移动视线,两张图像即可交替呈现。 

《灼热的证据》的系列作品 

这个名叫《灼热的证据》的系列作品在美国科学界比在艺术界更有名,它们既在画廊出售也同时也是科学研究的文献,除了2007年的美国生态农业研讨大会邀请图麦尔发言之外,一位加拿大医学博士在乡村 儿童杀虫剂中毒研究中使用这组作品,美国环保署也将她的作品用于农田保护计划的文献中。

摄影对于疾病本身及其治疗预防的表达和处理能力,在传统纪实摄影中力量式微,在当代艺术的执行中重焕活力。 

《灼热的证据》的系列作品 

《灼热的证据》的系列作品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