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2018年的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为何更具政治色彩?

查看: 131| 评论: 0| 发布者: 安梦Clover |来自: 英国卫报

放大 缩小
简介:备受期待的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以纽约为原型,以一套强有力的以抗议为主题的作品走向街头。亚当彭德尔顿的黑色达达旗(黑色生命物质) 摄影:Adam Pendleton在南布朗克斯区和哈莱姆区之间,兰德尔在纽约的岛屿上有 ...

备受期待的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以纽约为原型,以一套强有力的以抗议为主题的作品走向街头。

亚当彭德尔顿的黑色达达旗(黑色生命物质) 摄影:Adam Pendleton

在南布朗克斯区和哈莱姆区之间,兰德尔在纽约的岛屿上有一个不堪回首的历史——它以前被称为“黑人聚居点”。

这个地区自19世纪后期开始,直到1984年才被正式命名。当它被城市公园专员亨利斯·特恩注意后,于2001年被重新命名。感谢特恩,它现在被称为“斯库卡点”,指的是神话中的海怪“锡拉”和“查里布迪斯”(附近是阿斯托利亚公园的查里布迪斯游乐场)。

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  图片来源:timeout网站

但这还不够,这就是为什么今天在兰德尔岛上举办的每年一度的弗里兹艺术博览会上,邀请的纽约艺术家亚当·彭德尔顿在“斯库卡点”悬挂一条旗帜,上面写着“黑色生命”。“我打电话给亚当说:‘我不能成为我自己,也不能承认这段历史’,”今年的博览会上的策展人阿德里安·爱德华兹说。“我让他考虑把国旗放在‘黑人点’上,是作为一个姿态,看看国旗是如何保留在这个空间的。”

这是一个试图将有政治色彩的项目带到同一个旧展位和“年度绩优股”活动中的举措,爱德华兹正在策划弗里兹纽约的第一个年度活动的部分,这一节专门讨论“抗议的诗学”。

爱德华兹是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表演策展人,她策划了包括本次博览会中彭德尔顿的项目和其他人参加的、她命名为“集会”的艺术计划。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 图片来源:artnews网站

2018年纽约弗里兹艺术博览会 图片来源:timeout网站

“我相信艺术不是在世界上制作出来的,而是世界创造出来的。”爱德华兹说。这是一种对展位驱动、荧光灯照明的艺术博览会通常模式的一种缓解方式,有来自30个国家的195家画廊在5个白色帐篷内展出作品。

她说:“艺术家们对讨论他们时代的社会和政治问题有着丰富的历史。”“在我有生之年,我从未见过任何像现在政治上发生的事情,广大的世界已经改变,人们的意识也在提升。”

她说:“艺术家们对他们时代的社会和政治问题的讨论有着丰富的历史。”“但在我有生之年,我还从未见过任何像现在这样对即刻发生的政治议题讨论的事情;广大的世界已经改变,人们的意识也在提升。”

汉克·威利斯·托马斯(Hank Willis Thomas)以美国国旗为题材的作品 摄影: Hank Willis Thomas/Jack Shainman Gallery

此外,还有纽约艺术家汉克·威利斯·托马斯的制作的大型美国国旗,他以手工的方式在旗上绣了15000颗星,代表了2016至2017年间在美国枪支暴力事件中丧生的人。

托马斯说:“自2月以来,美国已有2000人被枪杀。“通常,我们有纪念阵亡英雄的纪念碑,但我们不知道谁是枪支暴力的受害者。”

他援引了国内国外战争的数据。“事实上,去年在国内死亡的人数甚至比美国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两场战争的人数都多。——战争已经持续了20年——这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国家会纪念阵亡的士兵,但那些因为不明原因在家中死去的人呢?这件作品就是为纪念那些陨落之星的。”

拉惹•施尼特格尔(Lara Schnitger)的抗议游行  图片来源:HAMMER

另外,洛杉矶艺术家拉惹·施尼特格尔(Lara Schnitger)的作品《女权之城》,它与大卫·鲍伊的歌同名。这场从事表演艺术的女权艺术家们将带着临时海报进行抗议游行。他们没有在海报上涂写潦草的字迹,而是印有女人的肖像,甚至还会在木板上贴一个手工制作的“女神”雕像。

弗里兹艺术博览会艺术家奖得主卡瓦尼·基旺加(Kapwani Kiwanga)照片:Mark Blower / Frieze

今年,年度弗里兹艺术家奖的获得者是加拿大艺术家卡瓦尼·基旺加,她创造了一种名为“沙迪”的公共艺术品,这是一种由农民的织物做成的墙状雕塑,用来保护庄稼,尽管它看起来像是墨西哥边境围墙的原型。

卡瓦尼告诉《艺术报》:“这种特殊的遮阳布让人想起了屏障的概念,同时也让人们想到了可能的犯罪。”

同时,政治题材提升了将艺术展览中边缘的部分推向街头的重要性。这也引发了一个问题,艺术世界是否开始需要考虑超出展台界限外的艺术展览?也许吧。

正如纽约杂志艺术评论家杰里·萨尔茨所指出的那样,艺术画廊在弗里兹艺术博览会的展位上花费高达15,000至125,000美元 - 这仅仅是在周末。但是在抗议艺术和公共艺术变得更加吸引人的时代,艺术博览会还有必要像现在这样吗?

人性是浪费时间,汤米·哈尔腾(Tommy Hartung) 图片来源:C24画廊

同样的时间,纽约艺术家汤米·哈尔腾(Tommy Hartung)在分展区里展示了一组虚拟现实技术和视频作品,其RUR项目受到捷克作家卡雷尔·阿佩克的科幻小说的启发,作品也是通过诡异的镜头来看待脸书即将到来的约会服务。

哈尔腾说:“脸书(Facebook)最初是一种厌恶女性的排名系统,它服务于在校园里,兄弟会的男生们在网上骚扰和跟踪女性。”“总的来说,互联网使“雄性食肉动物”的规模达到了前所未有的规模,它创造了一个虚拟的更衣室,并规范了跟踪者的行为。”

片桐信片(Atsunobu Katagiri )的往期作品  图片来源:amazon网站

围绕着全球变暖和原子能灾难的题材也是比比皆是。就像日本艺术家片桐信片(Atsunobu Katagiri )做的花卉装置里用到了一种濒临灭绝的花卉“雨久花”,在福岛海啸过后,它奇迹般地回到了经过海啸翻卷过的土壤中。

约旦·纳萨尔(Jordan Nassar)的刺绣作品,2017年  图片来源:jordannassar网站

在来自洛杉矶的阿娜塔画廊的展台上,阿拉伯裔美国艺术家约旦·纳萨尔(Jordan Nassar)展示了一系列的刺绣作品,以彰显巴勒斯坦妇女的力量——这些女性是艺术家在以色列遇到的——通过传统手工作品的细节的展示,艺术家以一种富于同情心和理解的态度触及到他家庭过往的历史。

马修·布兰农(Matthew Brannon)关于越战的作品  图片来源:booooooom网站

纽约艺术家马修·布兰农(Matthew Brannon)也回顾了历史——特别是越南战争,这有助于更好地了解当代。在凯西•卡普兰画廊(Casey Kaplan)的展台上,这位艺术家为他的越南项目,特地采访了战争中的老兵,参观了中西部的炮火博物馆,通过筛选出的大量解密文件来更好地诠释作品主题。一系列图形化、复古色调的壁画作品就仿佛是一个无尽的迷宫。

虽然爱德华兹仅策划了展览“现场”部分并设置了弗里兹艺术家奖项,但她的观点似乎在整个展览中引起了共鸣。策展人爱德华兹说:“我希望这些项目成为一个平台,帮助我们通过抗议的诗学,想象今天可能发生的事情。”

“通过打破画廊和街区之间的界限,艺术家和他们的观众可以提出新的议题,去开放讨论艺术在当今社会中所扮演的角色。”

(文章来源:英国卫报 作者:Nadja Sayej 编译:刘鹏飞)


已有 0 人参与

会员评论

返回顶部